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70级243TBC版本魔兽世界怀旧服-LV服玩家社区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统计信息
24小时热帖

[时光之穴5人本] 救萨尔任务背后的故事

[复制链接]
LV服中文网 发表于 2020-3-22 15: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为了进入黑色沼泽,估计大家都去几十年前救了萨尔了吧? 还记得中间提到的一个女性塔雷莎吗? 下面是她和萨尔的故事。

一逃出要塞,萨尔就奔跑起来。他迅速远离大路,径直向周围树木茂盛的山中跑去。他的直觉从来没有这么敏锐过。陌生的气味充斥着他一张一翕(flaring?)的鼻孔,他仿佛能感知他脚下的每块岩石,每片草叶。

他到达了那块塔蕾莎告诉他的大石块。她说它有一点像守护整片森林的巨龙。现在可是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萨尔优秀的夜视能力却能清楚地辨认出那块突起,如果发挥一下想象能力,那块巨石确实和某种爬行类生物细长的脖子有一点相象。塔蕾莎同时提醒过他,这里还有一个山洞。现在他已经安全了。

有那么一会,萨尔突然想知道这一切会不会是塔蕾莎为他设下的陷阱。不过他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羞愧和愤怒使他无地自容。塔蕾莎始终通过书信对他表示友善与真诚,现在为什么反而要来背叛他?最重要的是,她完全可以将这些信件交给布莱克摩(这个翻译应该没有问题,我就是WOW布莱克摩服务器的所~~),何必绕这么大个弯子来陷害自己?

阴沉的岩壁上出现了一个椭圆形的影子,萨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原话不是这样,翻译不出来什么意思,这里是我猜的大概内容,也可以说是放慢了脚步?)。他看到少女正轻轻地斜靠在石壁上等待他的到来。他在外面踌躇了一会(愣了一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夜视能力强于塔蕾莎。所以尽管她在里面而他再外面,她仍然看不见他。(色狼行径的开始··)

萨尔拥有一套人类的审美观(555,再想一想吉MM,这个萨尔真不正经~~),根据这一套标准,塔蕾莎·福克斯顿非常可爱(lovely,原词··各位兽兄放过我吧··)。米白色的长发——就算对于萨尔来说,现在也未免太过黑暗,使得他不能分辨其他颜色,但是他一下就看见了(请原谅我再次没有翻译出来,不过不影响阅读)——少女现在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一件斗篷紧紧地包裹在她娇弱的躯体上,身边还放了一个大麻袋。

他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塔蕾莎,”他说道,声音带着阴沉和粗暴。
少女抽了口气,这才发现了他。萨尔以为她会害怕,但少女却笑了起来。“你吓着我了!你走路怎么连声音都没有啊~”不过银铃般笑声很快地消失了,少女走上前来,微笑着伸出双手。

轻轻地,萨尔握住了她的手。少女那白嫩的小手仅仅只有他的三分之一那么大,塔蕾莎本人的个头也只够的着他的手肘。然而她的脸上只有喜悦,没有害怕(众位兽友表激动!上天花板的请你下来,在流口水的请注意形象!)

“我在这里就能把你杀死。”他说到,但是自己也想知道是什么怪脾气让他说了这些话。“这样就不会有任何线索了。”

少女再次笑了起来。“你当然可以这么做”,她注视着萨尔,声音听起来温暖而优美,“但是你不会。”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了解你啊~傻瓜(···这个单词没有啦,完全出于本人的恶趣味才加上的)”

萨尔无语中(垃圾!这么蠢的男人怎么能当兽人领袖!说话啊!众位兽友请跟我一起高呼:抱住她啊!)
“··那你逃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什么麻烦?”

“完全没有!”萨尔说(傻子,现在逞什么英雄说什么大话啊-.-!),“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当时那场面~~那是~~相当混乱!我看就是一个村子的兽人都能逃出来!你在谷仓放火前是不是把马匹的缰绳都解开了?”
少女格格地笑了起来。她的鼻子微微地上翘,这使她看起来像个小女孩。

“那是当然的咯~它们也只不过是些无辜的动物,我可再也不想让它们受到伤害了。现在,我们最好得快点。”少女朝下面的敦霍尔德看了看,浓烟和火焰还在向着星空翻滚。“看起来他们快控制住局面了。你得快点离开才行。”

一抹萨尔读不懂的阴云掠过她的脸上。“当然我也得快点。”少女把那个麻袋拖到明亮一点的地方。坐,坐。我想给你看样东西。”
萨尔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塔丽(塔蕾莎地昵称)在麻袋里鼔搞了一阵后取出了一张卷轴。她示意萨尔拉住一头,自己也拉住一头,缓缓展开。

“这是张地图,”萨尔说道。

“是的,这是我能找到的最精确的图了。你看,这里是敦霍尔德,”塔蕾莎指着一个小型城堡标志说道。“我们基本处于它的西南方,就在这儿。收容所在敦霍尔德半径20里以内到处都有,这儿,这儿,这儿,这儿还有这儿。”在这么昏暗的情况下萨尔更本看不清楚少女指的那些小小的标志。“你最安全的机会出现在这里,在野外。我听说那里还隐藏着一些你的人民,但是布莱克摩的士兵一直都没有找到过他们,仅仅是在路上。”少女抬起头来看着他。“不管怎么样,你得找到他们,萨尔。只有他们能够帮助你。”

你的人民,塔蕾莎是这么说的。而不是那些兽人,或者那些畜生,或者那些怪物!感激的心情一下涌了上来,萨尔一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Gratitude suddenly welled up inside him so powerfully that for a moment he couldn’t speak.我翻译的不好,原文是这个样子的)最终,萨尔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为什么你要帮助我?”
(注意了,高潮戏要到了)

少女静静地看着他,对她所看到的一切没有丝毫畏惧以及悔意。“因为当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姐弟恋~~)。你多么像我的弟弟啊(毫无疑问的姐弟恋~~)。当···当法拉林死了后不久,你就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弟弟了(法拉林幼年夭折)。我看见了他们是怎么对待你的,我不喜欢这样··。我只想帮助你,成为你的朋友。”少女把目光移开。“而且,我们对主人的痛恨是一样的深切··”

“他伤害了你?”萨尔心中涌动的愤怒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不是的····”少女怀抱着双臂,轻轻地摩挲。萨尔看见了隐藏在袖子下的淤伤。“不是身体上的··比那个更复杂。”
“告诉我。”
“萨尔,时间不多了——”

“告诉我!!”萨尔咆哮着。“你从来都是我的朋友,塔蕾莎。十年以来你一直都写信告诉我,让我笑着去面对一切。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了解我,了解我不是那种··那种角斗场里被绑着的怪物。你是我黑暗中唯一的光明啊。”萨尔用尽他所能想到的最温柔的词汇安慰着塔丽,他伸出手轻轻的抓住少女的肩膀。“告诉我,”萨尔再一次催促着,声音轻柔了许多。
少女的眼睛闪着亮光。在萨尔的注视之下,液体沿着少女秀美的脸庞缓缓滑下。“我非常惭愧··”她抽泣着说。
“你的眼睛怎么了?”萨尔有些手足无错,“什么是惭愧?”

“哦,萨尔。”少女声音变得沙哑起来。她搽了搽双眼。“这些叫做眼泪。当我们感到十分悲伤,灵魂变得脆弱,他们就会到来,就像你整颗心都充满着痛楚却没有地方可以发泄。”塔蕾莎呼吸开始发颤。“惭愧···就是当你做了一件与你自己的原则相背以至于你希望所有人都不要知道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所以你也得知道。我是布莱克摩的——情妇··”
“那是什么意思?”
少女悲伤地(温柔地?)看着他。“你太单纯了,萨尔。真的很单纯。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刹那间萨尔回忆起那些他在训练场上无意中听到的片断,一切仿佛清晰了起来。但是他一点也不为她感到惭愧(ms羞愧更好?),只有满腔的愤怒——布莱克摩居然比自己所想到的更为无耻!他明白塔蕾莎在布莱克摩面前无助的感觉,塔丽那么弱小,脆弱,甚至不能和他一起战斗!
“跟我走。”萨尔急切地(坚定地?)说。(兽友们!看到这里你们还坐得住么!)

“不,我不能。我要是走了,我的家人会怎么样?我不敢想象···不。”她紧紧地抓住萨尔的手。“但是你能。求求你,块走吧。至少你从他手里逃走了,我以后想起这件事情,也会过得愉快点。去寻找自由吧,萨尔。为了你,也为了我。”

萨尔点了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想念她,如今,跟塔丽交谈之后,分别的痛苦恐怕只会更深刻地烙在他的心头。
少女又搽了搽眼睛,然后坚定不移地说到。“我在这个袋子里装了足够的食物和水,还为你偷了一把小刀。我不敢再为你准备更多的东西了····最后,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个。”她低下头,从修长的脖子上取下一条银项链,精致的项链下摇晃着一弯新月。“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棵被闪电劈开的老树。布莱克摩允许我到这里来散步。对于这一点,我还是很感谢他的(原文的意思带有讽刺的意味)。如果你以后还能回到这里来寻求帮助,只需要将这条项链放在那棵老树的木桩上,我就会到这个山洞来见你,奉献我的一切。”
“塔丽····”萨尔痛苦地看着少女。


“快点。”少女回过头,焦急地看了一眼敦霍尔德。“我为我的离开编织了一个谎言,但是我越早回去情况对我将越有利。”他们站起身,呆呆地看着对方。萨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塔丽已经走上前来抱住了萨尔魁梧的身躯。少女的脸庞紧靠在他的腹部。萨尔神经绷得紧紧的,迄今为止像这样的身体接触,都是狠狠的鞭打,虽然他从未像这样被人抚摸,萨尔却知道这是友好的表现。靠着直觉,他笨拙地尽量模仿灵巧和温柔的样子抚摸少女的精致的头,还有米白色的长发。
“他们说你是怪物,”少女说到,慢慢地退出他的怀抱,声音再次变得沙哑,“但是他们才是那种怪物,而你不是···再见了,萨尔。”
塔蕾莎转过身,提起裙子,向敦霍尔德的方向跑去。萨尔静静地矗立在山头,目送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然后,萨尔小心翼翼地将那条宝贵的银项链包裹起来,放进自己的行囊。

他提起大麻袋——这么沉重的袋子,塔丽一定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才将它提到山上来——把它背到背后。就这样,萨尔,曾经的奴隶,踏上了他寻找自己宿命的道路。(氏族之王第6章,完)  


还有与塔雷莎相关的任务!

布莱克摩尔的余孽 :
一两天前,辛迪加的首领来找过我。他叫奥里登·匹瑞诺德,他声称自己是这片土地的领主。他向我吐露了他的计划,说要把反对他的那些兽人都变成奴隶,就象他的父亲和导师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所计划的那样。

更重要的是他还带着他的小情人,一个名叫艾丽萨的娇弱女孩。酋长想得到她脖子上带着的项链。

现在你可以回去报信了,等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之后,我会自己回去的
奥里登·匹瑞诺德
匹瑞诺德一定要被除掉,这个卑鄙的家伙绝不能继续在这世上逍遥了。他的领地就在北边的洛丹米尔湖岸上。去完成这个任务,XXX,别忘了把酋长想要的项链也拿到手,然后再回到这里来。
塔蕾莎的礼物
项链吗?当然可以给你……拿走它吧!我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瓜葛了……求求你,别杀我……

这个任务所要的项链 就叫塔蕾莎项链 有兴趣的人可以去做一下

https://bbs.nga.cn/read.php?&tid=123658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0

帖子128

发布主题